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政府 > 政策解讀 > 衛計委:生育政策調整不能簡單理解為放開二胎

衛計委:生育政策調整不能簡單理解為放開二胎

2013-08-07 12:34:40 人點擊
導讀:衛計委:生育政策調整不能簡單理解為放開二胎昨天,國家衛生計生委發布消息稱,為緩解衛生計生系統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國家衛生計生委黨組日前決定開始實施“服務百姓健

QQ截圖20130807123700.jpg

衛計委:生育政策調整不能簡單理解為放開二胎

昨天,國家衛生計生委發布消息稱,為緩解衛生計生系統群眾反映強烈的突出問題,國家衛生計生委黨組日前決定開始實施“服務百姓健康行動”,并適時出臺完善生育政策調整方案。這一提法再度引發公眾關注,這是否是放開“二胎政策”或者“單獨二胎”政策的信號呢?昨天,國家衛生計生委宣傳司司長、新聞發言人毛群安告訴晨報記者,這里所說的生育政策絕不能簡單地理解為計劃生育政策,更不能認為是可以生二胎或者“單獨二胎”。

疑惑:生育政策朝令夕改?

國家衛生計生委印發的《“服務百姓健康行動”實施計劃》,主要圍繞學習先進找差距、健康促進為百姓、優質服務樹形象、提高群眾滿意度四方面開展。計劃要求,要進一步簡政放權,從群眾不滿意的地方改起,深化醫改中破除“以藥養醫”、創新體制機制、調動醫務人員積極性三大內容,加強衛生計生行業作風和醫德醫風建設,加強綜合執法監督和基層醫療機構執業行為監管,打擊非法行醫。同時,要完善生育政策,適時出臺調整方案,加大計生特殊家庭獎勵扶助力度。

計劃一經發布,迅速引發公眾的討論。記者瀏覽網友對這一計劃的評論發現,不少網友把“生育政策”理解生多少孩子。此前,有媒體報道稱,正在傳言多年的“單獨二胎”,即夫妻雙方一方為獨生子女的可生育第二個孩子政策,有望在近期重啟。而近年來,放開二胎政策也被多眾多學者、專家重提。

不過,8月2日,國家衛生計生委發布官方消息表示,我國必須堅持計劃生育基本國策不動搖。

正因為如此,昨日有網友表示,衛生計生委這一“適時調整生育政策”的說法有朝令夕改之嫌。

回應:調整不代表放開二胎

對于公眾的這一疑惑,國家衛生計生委新聞司司長、新聞發言人毛群安表示,現在很多人把生幾個孩子狹義地理解為生育政策,事實上,生育政策包括非常龐雜的內容,“如果把調整‘生育政策’簡單地理解為二胎又有放開的跡象這明顯是不正確的,這和是否放開單獨二胎或者二胎政策不是一回事。”

此前,針對此前一度被熱炒的“單獨二胎”政策或于近期重啟的消息,毛群安曾明確表示,我國必須將長期堅持計劃生育基本國策不動搖。“完善生育政策”是新組建的國家衛生計生委的一項重要職責。完善生育政策既要考慮維持我國的低生育水平,又要考慮群眾的生育意愿、經濟社會發展和人口結構變化等諸多因素。因此,本著立足當前、著眼長遠、慎重穩妥、統籌協調的原則,國家衛生計生委正在組織調研人口數量、素質、結構和分布的關系,研究提出完善政策的思路和方案。

■生育話題

獨生子女費:5元執行了31年

每月5元“獨生子女費”31年來一直未上漲。這已經成為一項為人詬病的已落后于時代發展的獎勵政策。1982年開始施行的5元獎勵(該年份據新華社)占當時月工資的近10%,而現在北京的社會平均工資跟過去相比提高了很多倍,可獨生子女的補助卻一直沒有變化,因此,不少專家認為,所謂獨生子女費在今天已經起不到當初的獎勵作用。

既然每月5元“獨生子女費”的獎勵政策現在已無實際意義,因此有部分業內人士建議重新制定獎勵標準。比如,讓已進入老年期的獨生子女的父母受到比一般老年人更優待的養老和醫療服務,讓他們實實在在地享受國家對獨生子女父母的關懷。

而在采訪中,記者也了解到,事實上現在各地也的確紛紛調高獨生子女的補助費用,更有風聲表明北京接下來也要漲,原國家人口計生委也曾表示,今年也將有相應的計劃和舉措,但是具體的實施還要看地方政府。

據了解,其實早在三年前,北京市計生委相關負責人就曾對媒體明確表示,現在5元錢的作用已微乎其微,因此本市擬對其進行適時調整。

奶費:2元執行了27年

現行的獨生子女奶費是北京市財政局于1986年制定的,具體為嬰兒出生后至兩歲,每人每月兩元。但20多年來,物價發生了很大的變化。兩元的奶費真正成了杯水車薪。而很多年輕的媽媽也因此不再看重這一補貼政策。

北京市政協委員郝靜云曾算過一筆賬,以市場上牛奶為例,平均每500毫升的價格為6至7元,以一個嬰兒每天平均喝1000毫升牛奶計算,一天就要花費12至14元,一個月平均需要奶費360至420元。記者了解到,如果嬰幼兒喝的是洋奶粉,一個月花在奶粉上的費用則近千元。

■專家觀點

陸杰華:

生育政策已迎來調整窗口期

昨日,人口學家、北京大學社會學系教授陸杰華在接受晨報記者采訪時表示,此次國家衛生計生委文件所提到的完善生育政策并非新的提法,早在人口發展十二五規劃中我國已明確提出要完善。所謂生育政策,不僅包括媒體和社會各界高度關注的“單獨二胎”政策放開,還包括提高對執行計劃生育家庭的獎勵、對失獨家庭的扶持等多方面內容。

陸杰華認為,根據目前的人口形勢,我國生育政策已經迎來調整窗口期,原因是我國已長期處于低生育水平,總和生育率偏低。實行計劃生育政策30多年來,我國累計少生了4億多人口。上世紀90年代中期以后,我國總和生育率降到1.8左右,已經低于國際公認的2.1的人口更替水平。進入21世紀,我國持續維持低生育水平。

另外,少子化和人口老齡化日益嚴重。2000年“五普”的數據顯示,我國0~14歲人口占總人口的比例是22.8%,到了2010年的“六普”,這一比例快速下降到16.6%,少子化現象日漸明顯。與此同時,我國老齡人口還在持續增加。國家統計局發布的統計公報顯示,2012年我國60歲及以上人口已占總人口的14.3%。

另外,國家統計局的統計公報還顯示,2012年我國15~59歲勞動年齡人口首次下降。“這也從側面表明,我國的人口紅利已從豐厚時期進入到下行通道;按現在的下降速度,可能到不了2030年,我國勞動力將出現‘負債’。”

不過,完善計生政策不等于放開二胎。陸杰華明確表示,人口計生政策調整與堅持計劃生育基本國策并不矛盾;而且“逐步完善政策”并不意味著要“放開二胎”。

據了解,我國的計生政策一直處于調整完善中,比如允許雙方都是獨生子女的夫婦生育二胎,部分地區“單獨”家庭也能生二胎,部分省取消一二胎之間生育間隔時間的限制,允許再婚夫婦生育二胎或三胎等。“我國的生育政策最終應實現城鄉同策、地區同策。”陸杰華說。

梁建章:

徹底放開不會造成人口爆炸

對于計劃生育政策是否放開,人口專家梁建章則建議徹底放開。梁建章認為,其他國家的經驗說明徹底放開人口政策不會造成人口爆炸。即使有擔心,也可以先放開,發現反彈嚴重再收回來。梁建章認為,計劃生育不利于國家發展。人口減少,尤其是年輕人口減少,會給經濟和社會帶來勞動力減少、創新活力衰退、養老負擔沉重、國家財政困難等負面影響,患上日本的“老年病”。

梁建章認為,真正需要擔心的不是放開后出生人數的短暫反彈,而是幾年之后,新生兒數量又會雪崩式地下滑。原因除了生育率在補償生育結束會回落之外,是育齡女性急劇減少,這背后是1990年代生育率快速下降,導致90后母親在不到10年會減少約一半。這個大滑坡將嚴重惡化老齡化程度,加劇未來人口的衰減。應對這個滑坡的最好方式是,在完全放開后,當生育率再度下滑到替代水平時,實施鼓勵生育的措施,力求把生育率提升至更替水平,維持正常繁衍。

■計劃生育政策大事記

1953年8月 政務院批準了衛生部關于《避孕及人工流產法》。

1955年3月 中共中央發出了《關于控制人口問題的指示》。

1957年2月 毛澤東在最高國務會議上提出了:“人類要控制自己,做到有計劃地增長。”當年,馬寅初提出了他對人口問題的主張,發表了“新人口論”。

1962年底 中共中央和國務院發出《關于認真提倡計劃生育的指示》

1971年 國務院批轉了衛生部、商業部、燃化部《關于做好計劃生育工作的報告》,提出:除人口稀少的少數民族地區和其他地區外,都要加強對這項工作的領導。

1973年 國務院成立了計劃生育領導小組。在計劃生育宣傳教育上,提出了“晚、稀、少”的口號。

1978年 中國共產黨十一屆三中全會把計劃生育提到國策的高度。

1979年 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二次會議提出:“鼓勵一對夫婦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 中共中央提出:計劃生育要采取立法的、行政的、經濟的措施,鼓勵只生育一個孩子。

1980年9月 第五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通過了新的《婚姻法》,第十二條規定:“夫妻雙方都有實行計劃生育的義務。”

1982年12月 五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中規定:“國家推行計劃生育,使人口的增長同經濟和社會發展計劃相適應。”

本世紀初,中國的計劃生育政策做出了一些調整。符合特殊情況者,由夫妻雙方共同申請,經計劃生育行政部門審批,可按人口計劃及間隔期規定安排再生育一個子女,這其中就包括獨生子與獨生女結婚的情況。
 

文章來源:北京晨報 編輯:
Tags:

相關資訊

六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