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最低價中標,個別企業拼命壓低藥價,搞惡意競爭。◆ 生產基本藥物出現虧損,比重有多大?◆ 部分省市已經開始對基" />

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藥品 > 藥品快訊 > 藥企“最低價中標”現虧損 基本藥物斷供怎么辦?

藥企“最低價中標”現虧損 基本藥物斷供怎么辦?

2013-06-10 11:46:29 人點擊
導讀:藥企“最低價中標”現虧損 基本藥物斷供怎么辦?
◆ 最低價中標,個別企業拼命壓低藥價,搞惡意競爭。◆ 生產基本藥物出現虧損,比重有多大?◆ 部分省市已經開始對基

1e4c02ee3bc9ae639fccb8c58b624f5e.jpg

藥企“最低價中標”現虧損 基本藥物斷供怎么辦?
 

◆ 最低價中標,個別企業拼命壓低藥價,搞惡意競爭。

◆ 生產基本藥物出現虧損,比重有多大?

◆ 部分省市已經開始對基本藥物招投標制度進行改革

□ 本報記者 蔣興坤

背景

2011年開始,我省實施以省為單位集中采購、統一配送的基本藥物集中采購制度,采取最低價中標原則,個別藥企在投標中故意壓低價格,破壞了正常的市場競爭。

現象  “最低價中標”,惡意競爭怎么辦?

目前,隨著生產成本的上升,部分基本藥物的價格已經接近利潤盈虧平衡點。但藥企是否出現整體虧損,人們仍然存疑。專家認為,在基本藥物供應方面,應該實行更加靈活的政策,而不是將此單純地推給追求利潤的企業。

目前,基本藥物公開招標采購采用“雙信封”制:投標人先中經濟技術標入圍, 然后再開商務標“最低價”中標。經濟技術標書主要考察企業生產規模、配送能力、銷售額等指標。只有經濟技術標書評審合格的企業才能進入商務標書評審,商務標書評審實行網上遠程開標,由價格最低者中標。

“最低價中標原則,導致個別通過技術標評審的企業,在商務標評審階段,拼命壓低藥價,搞惡意競爭。”省內某大型藥企市場總監張偉(化名)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如果一種藥品社會平均生產成本在1元左右,有些惡意競爭企業就會按照0.7元的價格競標,結果導致自己壟斷了市場,其他企業無法進入。”

惡意中標之后,藥企的通常做法是,要么縮減中標產品的供應量,要么降低藥劑實際的含藥量,以減少企業因供應基本藥物所帶來的損失。這使得基層醫療單位的基本藥物供應,始終處于緊張的狀態。

“每次聯系配送企業,要求其提供藥品,得到的答復不是生產企業停產,就是藥品不賣給基層醫療單位。常用的廉價藥和小眾藥品,都無法實現足量供應。”某縣衛生局的工作人員向記者證實,有的品規是剛供了兩三個月就開始斷貨,電話要貨時有時無,不能保證足量供應。

在藥材原料上做文章,也是藥企的另一種生存之道。由于西藥中的含藥量是一個區間值,只要藥企降低藥劑含藥量沒有超過這個區間,藥品仍然合格。部分企業看到其中的空間,將有效成份含量壓到最低域值,甚至在藥材選擇上以次充好。

分析  基藥生產企業,真虧?假虧?

據藥企反映,我省在2011年進行了基本藥物供應企業招投標后,沒有再組織藥企進行招投標。隨著藥材價格、人力成本和運輸成本的上升,中標藥企面臨的壓力越來越大。

張偉表示,自己所在的企業生產的100片/瓶的黃連素片在我省首次基本藥物招投標時,中標價格為2.85元/瓶,但目前,該品規黃連素片的生產成本已經達到了五六元。對于基本藥物而言,藥品的價格本來就已經很低。目前,只要基本藥物的生產不影響企業的現金流,就會堅持生產。但企業16種中標品種,已經有4種出現了經營困難。

人力成本和運輸費用也是藥品生產企業需要解決的困難。目前,運輸費用在藥品生產成本中的比重已經占到了3%,人力成本的比重更高。大部分低價基本藥物已經到了利潤盈虧平衡點上,成本1%的上浮,對藥企都是一筆很大的負擔。

據了解,我省在基本藥物采購初期,采取單一貨源承諾的方式進行采購,中標企業獲得供貨區域內該藥品的全部市場份額。但有生產企業本身并沒有實現獨家供應的能力,中標之后,只能擴大生產規模。暫時的盈利,隱藏著未來發展中的更大風險。

記者了解到,我省一家以生產大輸液制劑為主的藥企中標后,為滿足市場的供應需求,主動放棄省外市場,并增加了4條生產線。然而,成為中標企業,帶來的并非全是益處。某制藥公司經理認為,再次招投標時,如果那家企業不中標,那么既沒了其他省市的市場,也丟了山東市場。“有藥也賣不出去,只能等死。”

也有研究者認為,藥企也許會有幾種基本藥物出現虧損,但并不會對企業整體盈利產生很大的影響。有些藥企本來就是將基本藥物作為無形廣告和公關的一種途徑,基本藥物的銷售額占藥品總銷售額的比重有限。藥企對基本藥物虧損“大肆渲染”,無非是為了從政府獲得更多的政策支持。

突破  基本藥物采購還有多種可行選擇

“理想的招投標制度,應該是招資格,而不是招價格。”省內一中型藥企高管認為,對于基本藥物的供應,應該逐漸從國家價格指導體制過渡到國家定制生產,實現資源的整合,獲得規模效應。

“如果省里再進行基本藥物招投標,基本藥物的價格可能會上升。”該高管向記者透露,從全國招投標制度改進來看,經濟技術中標的企業規模、行業排名、企業信譽等所占的比重在增加,大企業會從中獲益,而中小企業處境會更加艱難。“大企業對于價格的預期更加合理,因而會帶動藥價的理性回歸。中小企業的退出,會引起藥企的資源整合。”

“基本藥物的招標體系沒能適應市場環境的變化,沒有動態地考慮成本問題,因而出現了一些問題。”山東大學公共衛生學院王健教授認為,如果基本藥物定價必須很低,政府就應該考慮是否由國家提供基本藥物,而不應該將這種責任單純地推給追求利潤的企業。

據了解,目前,我國部分省市已經開始就“最低價中標”的基本藥物招投標制度進行改革。廣東省對1元以下的西藥、生物制品和1.5元以下的中成藥,只招廠家,不招價格。2013年1月,江蘇省專門設定了第一批廉價藥品目錄,50種藥品由政府統一定價,以此來確保生產廠家的合理收益。上海市的基本藥物招標,采取綜合評議法,加大質量權重,價格、質量權重三七分,并運用了區別定價等質量層次劃分。

文章來源:大眾日報 編輯:
Tags:
六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