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新聞 > 獨家 > 趙本山:我自己闖出來的道路別人無法復制

趙本山:我自己闖出來的道路別人無法復制

2013-06-08 20:55:06 人點擊
導讀:趙本山鳳凰衛視1月15日《名人面對面》新春特別節目回顧了著名相聲演員趙本山的專訪,以下為文字實錄:許戈輝:各位好,再過幾天,春節就要到了,對于大多數觀眾朋友來說,此時此刻正是趕

QQ截圖20130609205529.jpg

趙本山

鳳凰衛視1月15日《名人面對面》新春特別節目回顧了著名相聲演員趙本山的專訪,以下為文字實錄:

許戈輝:各位好,再過幾天,春節就要到了,對于大多數觀眾朋友來說,此時此刻正是趕緊地結束手里的工作,準備回家團聚的日子了。但是有一個人,會在這個時候異常的忙碌,而且我回想了一下,在我12年《名人面對面》采訪的嘉賓名單里面,他一定是在這個時候最最繁忙的一個,沒錯了,他就是幾乎年年春節都不缺席的趙本山。

最近我看到了這樣一條消息,趙本山將帶著他的趙家班,陸續登上包括央視春晚在內的五場春晚。其實這對于他的表演狀態和身體來說,都是一個不小的挑戰。

大概在一年多之前,趙本山接受了我的專訪,當時的他大病初愈,同時又是剛剛參加完春晚,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質疑,我記得那次的聊天,我們有太多的話題可聊,而且也聊得挺深。

那么在今年的春節期間,我們制作了兩期特別節目,帶領大家一起再度走進這位帶給我們太多歡樂的全民笑星。

趙本山:現在演小品盡量把“彩”讓給徒弟們

(畫中音)

親家,這還到我家門口等著了,這不著急嗎,等著你給我取錢去,取回來了嗎?我那一萬五,明天取。

解說:趙本山的小品成功了,春晚就成功了一半,春晚總導演的這句話道出了趙本山的小品在大年30那晚的地位,因此虎年春晚之后,大部分觀眾將春晚的不好都歸咎于趙本山小品《捐助》的不如人意。更有學者說,小品《捐助》的品質之惡,編劇之爛,表演之劣,師徒趕集式的霸占春晚舞臺,被觀眾評論為2010年春晚最爛之作,是不可質疑更改的“鐵評”。

可以想象,如果《捐助》不是趙本山的小品,不僅不可能最后登上春晚舞臺,而且根本連入圍都不可能。

許戈輝:恨不得都是豁出去一條老命來了上春晚,那上問了還有人罵,心里肯定覺得冤得慌。

趙本山:其實都把它看都看開了,我曾經對待別人的想不開還有批評,就是往往,人不可能面面俱到,就是有些矛盾都是產生在你跟他好,跟他好,突然傷了另一家你都不知道,就是你自己不知道的,就是別人起點想法,我覺得都是正常的,大家都坐在一起聊一聊,我們哪塊有矛盾了,我們有什么事做得不妥,是應該這么處理事情。

一旦做到,你覺得你做到,你站在了一個高處,就中國有句老話叫“高處不勝寒”,“出頭椽子先爛”,這都告訴我們多少年了。就是需要和諧,需要,不要跟別人結怨。好多怨是不知道結的,你不知道結的,結的一解開也就完了,至于說別人不喜歡你,你比方說,用我今天的作品去跟去年的參照,那我就可以不上了,我干嘛要把自己評倒,可是你得比那個還好,那你,你說那可能嗎?

它是兩個味道啊,今年(2010年)是做了一個,為什么做個《捐助》呢?我覺得對社會是一個大的問題,就是做了一個溫暖的話題,像這種內容,大家還能在這個過程當中享受快樂,這是一個很不簡單的事情,今年(2010年)這個作品我非常喜歡,我是看到一個,一個真事,就是別人去捐錢去了,捐錢一刷卡多刷個零,完事我把這個故事演變了,是把親家錢給刷出去了,就變成矛盾了。

是這么個過程,小沈陽呢,原來沒他,你說那個安排哪個主持人都可以,但是為了讓觀眾看他,我也希望改變他,不僅僅是一個光是這個那個,光是會演這個,他其實演別的也行,他盡管不出彩,但是彩不在他身上,包括也不在我身上,我都是盡量讓給徒弟們,去陪著他們,我在那去坐到那演,他們會穩下來,這些個小品分寸我是非常清楚的,我在臺上會掌握所有人物的節奏,就是他演丟了,我都能給找補回來。

許戈輝:所以不管你身上戲多少,你永遠是那棵魂在那。

趙本山:是啊,這個魂得在這,他們有依賴,他們也敢演,他們自己要出去,他就不敢演了,他就會有過火的地方。

(畫中音)

不行啊,大爺這屋光線有點暗,你那鏡頭蓋開了嗎?山炮。你這啥隊伍啊,還說我們這燈,這今天還特意加了一個泡呢。

剛才您不刷卡了嗎?嗯,您一刷卡那上邊就顯示出3萬,現在您的卡里面就剩點利息了。大爺,您的境界是太高了,不行,現在血壓有點高了。

趙本山:我不能不上,我不能不上,他(小沈陽)獨立上有困難,他還支撐不下來,劇情一下就下來,我說你必須還得站在,我要不讓他上,觀眾指定是一片罵聲,他師傅懲罰他了,沒讓他上,其實他不上是挺好的,就包括我今年不上是成功的,但我沒辦法呀。

許戈輝:沒辦法這事兒怎么講?就是你已經。

趙本山:我說心里話。

許戈輝:騎虎難下了,是嗎?

趙本山:說觀眾,說是已經堅持了20年的文化習慣,而且在這個三十晚上,就說要想看看。

許戈輝:年夜飯突然沒餃子了。

趙本山:對,不是。也不是說突然就沒你不行,就是我們不要這么一種理解,我自己不能這么理解說沒你這過年都過不好,哪有那個,沒誰都可以,就是咱不要拿自己太當回事了。就是你在得病那個過程當中,有那么一批老百姓在那關心著你,是通過啥啊?是通過這個春晚,當你能站到這個時候,需要你的時候也就這個時候,你只要不威脅你生命,你有啥不可以干的?

就別人,就是這個節目好與壞,我覺得不是太重要的,別人罵你不如誰了,不如這個,不如那個了,只要他罵滿足了,到最后我再下來不就挺舒服嗎?說我不要看你了,那我不就自然就會下來了。

許戈輝:你怎么會愿意用這樣的方式下呢?咱們中國人講究叫見好就收,哪有說是被人家給罵下去的呀?

趙本山:我覺得見好就收這句話,它不應該是,就是一切就要在溫暖和感動當中度過的,你想我在沒有,命快沒的時候,有那么一批人,那么一堆朋友,那么一堆樸實的觀眾,連送東西,帶發短信,在那圍滿了,我想作為一個演員,我都想不到,沒想到,突然我醒過來的時候,大伙告訴我了,所有的報紙,包括來的人,看的人,我自己沒想到。

許戈輝:自從2009年生病之后,除了舞臺上的表演之外,趙本山幾乎很少接受電視媒體的專訪,因為據說他的病情沒有痊愈,但凡是行動過于猛烈,或者有的時候哪怕情緒過于激動的時候,都可能導致病情的復發。記得在那個時候,他永遠被媒體步步緊逼,每年春晚結束后,無論好壞,他往往成為輿論的焦點。

但是有趣的是,不論媒體還是觀眾,很快就會被更新的新聞所吸引,在當時看來天大的事,過不了多久也會風平浪靜。

或許正是經歷了這些大風大浪本山大叔才會在當年的采訪中,說出了這樣一句話,中國人有個習慣,看你可憐,非常好,看你太好了,心里又別扭,我覺得這是個文化,必須接受。

趙本山:腦出血昏迷時第一個想到妻子

解說:2009年9月,在上海拍攝《鄉村愛情3》的趙本山,突發腦出血,病情嚴重一度昏迷。其后被診斷為“蛛網膜下腔出血”,如果嚴重昏迷,很有可能突發死亡,剎那間,全國上百家媒體趕往上海,在醫院門外蹲守,24小時跟蹤關注,迅速被演繹成中國內地首次全方位的縱貫性的娛樂名人住院事件報道。

許戈輝:那在養病那段時間里,肯定天天都得想各種事。比如想以前自己的路。

趙本山:就是我更多想的就是,因為當時是這時候,妻子是第一個愛護你的人,還有朋友。她就,哎呦,那么一段時間,她在我跟前,天天的我當時說實話,我覺得這個時候還是妻子,還是妻子,她天天伺候著我,來朋友,我有幾個哥們,包括公司的幾個人,后期我才知道,有很多朋友來都沒讓進來,怕打擾我,因為當時七天,如果,這七天都不是安全期。

許戈輝:這段時間跟小孩怎么講的呀?

趙本山:就是我的孩子?

許戈輝:嗯。

趙本山:他們來了。

許戈輝:就是告訴他們爸爸這情況。

趙本山:他們都來到我床前了,我剛從手術臺出來之后我就看見他倆了,我說沒事了,你要趕緊回去學習,我兒子就張羅還要陪著我,要陪著我,我說你別陪,你學習吧,一點事沒有,跟孩子不能說什么,因為當時孩子那么小,你看長得挺大,他還是小孩。

許戈輝:對,但是有的時候小孩比我們想象的那個理解力要強。

趙本山:是。

許戈輝:嗯,而且一些突發的事件,有可能一下讓他們變得特別成熟,特別懂事。

趙本山:他倆是,當時其實我這倆孩子他都離不開媽媽,媽媽在這陪著我,后來他倆自己回去的,在那也是自己,你說我兒子回去就買個《本草綱目》擱那看,要當醫生,他就是天天要看這書了。

許戈輝:所以要有這么一遭經歷的話,肯定你對這個人生就有了一番新的感悟了。

趙本山:那新的感悟,除非你想可別,就是玩吧。其實玩也不對呀,其實你想活著,我才53歲,完我下部分都是玩去了,我就躲開了,慢慢地淡出了,這也沒有意思,這也沒有意思,我不是說光溜話。

趙本山:團隊越帶越大已沒法撒手不管

許戈輝:你覺得你最放不下的,最掛牽的是什么?

趙本山:我這個團隊呀,我先不能說是觀眾,我這個團隊我弄這么大,這么一堆人,我當時都處理后事了,我醒過來時候把我的學生叫過來了,我說你辦幾件事,我說第一件事呢,因為我離開前不有個大女兒嗎?我說我有一個卡有點錢你給她,因為我說剩下都給你師娘,完事呢,你們一定要在一起,你要答應我,你們不能分,你們如果分了,你們誰都什么都不是了,我說你們要在一起就是個力量,完了當時,當時我的學生就哭了,他說不可能,你不能沒,怎么、怎么說。

我說我清楚,我說我一切都清楚,我說我沒害怕,苦我吃了,享受我享受了,我又變成了個名字,我說這一路走來,我都滿足了,我說只是你們,要聽一個人的話,當時我那個排行老三,他是團長,他是這個民間藝術團的團長,我的徒弟,就演謝廣坤那個,他擱我跟前,我說你一定要答應我,你把我的話記下來,要傳達給所有的學生,他就挺受不了的,我說我肯定是夠嗆的。

許戈輝:所以我覺得你現在的這個心態,可能真的就是感受了生活中很多的溫暖和美好,我覺得就連你的小品也不像以前那樣,有好多的那個刺了,就變得批評那個贊美、謳歌、柔和了,柔和了,真的這也是好多觀眾的反映。說我們本來喜歡本山大叔的小品,覺得他總能針砭時弊,充滿了諷刺,挖苦的那個味道,但是呢現在好像就是謳歌大好形勢,就沒那個鋒芒了。

趙本山:其實呢,說實話,我覺得通過所有的,就這么一段過程,和諧對社會,對家庭,對朋友都是重要的,對一個做得比較強的人,我們不需要跟別人帶刺,所有的帶刺,我覺得不要跟社會不愉快,說實話我們今天這個國家都到這個程度了,而且我們個人,你說國家要不強大,我們能有今天嗎,咱們不是說光溜話,也不用說這個那個,感謝這個感謝那個,那是假話,咱們不用說那個,就說這個國家強大了,這個國家和諧了,我們在這個國家當中,是個老百姓喜歡的名人,國家富裕了我們才能富裕呀,在富裕的前提之下,我們還有什么爭斗啊?

你比方說誰說你幾句,或者是批判你幾句,你像我這有病的時候說,哎呀你不上春晚我們也理解,這那的,等你上完他還罵你呢,有一批人,在不斷地罵你,這個也挺可笑的,就是說中國人有個習慣,就是看你可憐非常好,看你太好了,心里別扭,這個必須要,我覺得它是個文化。

許戈輝:如果只把趙本山定位為春晚明星,那么一定是對他的誤解,盡管春晚小品的好壞,眾口難調,不過有一條漸變線卻清晰可見,那就是對于他身份的認定在漸變。

趙本山:我自己闖出來的道路別人無法復制

從“唱二人轉出身的演員”到“小品王”,從“超級農民”到“趙家班班主”,再到“上過2次福布斯富豪榜的企業家”,套用一句曾經的流行語,他并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解說:有人給趙本山算了這樣一筆賬,國家級院團每年演出100場左右,收入2000萬元,本山傳媒和這些院團人員相當,都是300多人,而一年演出1990場,收入5800萬元,超過了任何國家級院團,而這還僅僅是3年前的數據。趙本山這樣歸納自己的“經濟鏈”,二人轉弟子們通過電視劇提高知名度,再回到舞臺,名演員只要站在臺上,觀眾就會大把往外掏錢。

許戈輝:我們也看到有好多的藝術家及都不是好商人,就是缺乏經商的那根弦,但好像你是個例外,我也不知道你的這個管理之道是什么。

趙本山:我覺得就是,我還沒有覺得給自己應該總結我是什么過來的,我是怎么,我這種,相信我這種模式是幾乎不可復制的。

趙本山:它復制不了。

許戈輝:對,不是任何課本能夠去教授的。

趙本山:因為我呢領著一批,跟學院沒關系的人,就闖出了這么一條路,二人轉之路,在他們身上的管理只有我懂,因為我是在這個過程當中走過,我的大部分人,看懂他們就沒有幾個,說能把他們看懂的,把他們研究通的沒有幾個。那這種模式說你讓別人擺在別人身上說復制一下子,可能別人,也可能這個團隊將來說,我不在了,可能這個團隊就不存在了。就誰接班也不會存在了我想。

就必須我在這來支撐這個團隊,因為我在他們面前的信譽度,我知道他們的內心的心理,他們想什么,他們想做什么,我都清楚。我想感情是第一位,一個公司,像這種帶有家族式的企業,因為大家都有親情了,都有依賴性了。

小沈陽的母親:要是不認識趙老師的話,像我大兒子不也沒名嗎?

小沈陽的父親:大恩不言謝,恩情大了咱這報答不了了,對不對?也就是以實際行動給師父增光奪翠。

趙本山的徒弟:我知道你對我們都I  LOVE  YOU,我也對你I  LOVE  YOU  TOO,師父祝你身體健康,我愛你。

趙本山的徒弟:師父,這幫孩子讓你操心了,看你滿頭白發我心里,祝師父身體健康,永遠健康。

趙本山:公司不會上市 想用股份留住員工

許戈輝:比如說你這些徒弟們,弟子們,要是但凡有誰走了,或者我們說得重點,叫背叛了。這是不是會很傷你?

趙本山:我倒覺得說心里話,就是說目前,除非我攆他走,你攆他都攆不走,不會,他們不會走,他們也不會什么,他們得到的和他們的榮譽,和受尊重的那個過程,就是你讓他走,他都不會走的。如果說要有人走,那我就在想,我得想我自己,我會想,我是不是對他哪個地方不滿足了,或者是對他不好了,我要先檢討自己。

我想無論誰,就是一個家庭還有離婚的呢,兩口子過那么些年,多有孩子了還離婚呢,都要變成一種正常現象,他如果在你這不滿足了,首先有一點,他自己想得過高了,或者你給他過低了,你就先找原因,你找到原因了,人家走可能你就不傷心了。

許戈輝:所以,這些聚在你旗下的弟子,他們要走這不是煩擾你的問題,反倒是說如果要是有一天,你不是他們的那個,這個群龍之首的時候,這個產業怎么樣往下維系,怎么往下發展呢?你完全是靠個人的這種情感,和你對他們的把握,這個東西它沒法復制,它怎么往下發展呢,你不希望做百年老店。

趙本山:我現在就是想,我的公司呢完全是制度化。

許戈輝:這制度怎么形成呢?

趙本山:這個制度形成就是我們把,我們現在也面臨著一個改革,就說我呢盡量把我摘出來,我也想不要攪在這里頭,這些所有人的身上,哎呀,他不好,他壞了怎么回事,我想公司內部至少說,我們不進入資本市場,我給大家做成股份,就是在我公司的演員,和干的年頭比較好的,我可能正常工資之外,我都給你做成股份,你誰值多少股就是多少股,我把你的股份,給你存到公司,當你要走開的時候,這股就沒了,你要在這夠多少年,這個股你永遠持有,公司替你攢了一筆養老的錢。

就是你到時候可能是,我們不進入資本市場,不進入這個,不上市,我們最起碼內部,要有一個合理的管理方式,能夠留住人才,你比方說許戈輝上我那去了,我給你談年薪,這年薪你覺得很滿足,但是額外呢,我公司它有分紅,這個分紅呢就說,你的貢獻和來的年限你值多少股份,你自己買走,我說想買,到年底分紅,買完之后存在我公司,我幾年一分利,或者是你犯什么錯誤了,這個股可以沒了,說是你自動地,按照要求沒有,那你隨便走開了,說你自己想去,你自己走,這股沒了,可能這個股要比你的工資高得多得多。

要把大家所有人,不是說掌握他,讓他擱這有希望,就是說一個人,就是說你待在一個單位,我想你待鳳凰衛視待這些年,那證明是你有希望,公司對你不薄,你才擱這愿意工作。就是你就覺得,我這大能耐,我在這賺得不少,還行,老板對我都挺好。

冬天的大蔥,葉黃、根枯、心不死。正好要枯竭了,正火的時候,就要離地了,我突然又看到了自己。

許戈輝:這本來在江湖上是不是挺忌諱的事?

趙本山:財去人聚,財聚人散。

文章來源:鳳凰網娛樂 編輯:
Tags:

相關資訊

六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