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小說 > 武俠 > 《執手浮生》 第七十二回 孽情(下)(全文完)

《執手浮生》 第七十二回 孽情(下)(全文完)

2011-12-05 10:26:16 人點擊
導讀: 「這世上除了自己,還有誰會珍視自己?玄封,我不會再對你有所期待。」 一場迅速燃起的云雨共赴漸漸歇止,兩人皆以粗喘連連,紅燭之下,那被彼此燙熱的肌膚染著妖冶的紅。滿意地從她

 「這世上除了自己,還有誰會珍視自己?玄封,我不會再對你有所期待。」

 

 一場迅速燃起的云雨共赴漸漸歇止,兩人皆以粗喘連連,紅燭之下,那被彼此燙熱的肌膚染著妖冶的紅。滿意地從她身體內離開,玄封支起身子,為她撩開額角濕粘的碎發,琉璃般的眸中難掩的溫柔,竟脈脈如春風似柔水,那俊美無儔的容顏世間少有,此刻更是恍惚而不真實。媚雨只是淡淡一笑,淺笑之間難掩的絕世芳華,嫵媚無雙,美得只似夢幻,她在笑,眉間盡染媚惑卻難掩的哀傷。

 

 冷酷的他只在這一刻溫柔,嫵媚的她也只在這一刻哀傷。

 

 媚雨輕笑,自嘲心底,美眸合上,一如既往打算睡去,她討厭看他離開,更確切的說,她討厭看到他從她身上離開……

 

 身體漸漸冰涼,媚雨抱緊手臂側過身子,向里挪去,卻毫無預兆地落入了一個溫暖的胸懷。媚雨驀地一驚,睜開眼驚見玄封目光柔柔地笑對著她。他將她打橫抱起,送到了床上,渾身已然虛軟不堪的媚雨倒是安靜地任他摟抱,沾床后也乖乖地滑入被里,只是令她詫異的是玄封也跟著滑入,攬住了她的纖腰,他眸中的溫柔,此刻的笑容讓她更是訝然。與夢使閆靈一樣,玄封亦是個不懂笑為何物的怪胎。他的留下,他的溫柔,他的笑容是為了什么?

 

 “阿封,我今晚很累,不想再要了。”媚雨退出了他的懷抱,對他的反常做出了合理的解釋。

 

 “嗯。”玄封淡淡應著,微微不悅地將她撤離的身子抱回。除了攬著她的腰肢,輕輕地夾著她的雙腿,不見他的任何逾越的動作。“睡吧。”他對著瞪圓杏目的女人淡淡起唇。

 

 媚雨完全被震駭到,以至于滿滿的瞌睡蟲此刻已留不住一只,看著閉著眼睡去的玄封,她一點睡意也沒有。他想抱著她睡?僅是抱著?媚雨詫異極了,以至于剛剛閉上的眼睛一而再再而三地打開,但每一次她都看見那張睡顏,鼻翼微微地吸合著,他睡著了么?

 

 毫無睡意的媚雨開始打量起緊闔著眼簾的男人。借著紅燭暈黃的流光她清楚地看著他。他的眉毛不粗,還有些修長,睫毛自然翹起,隱帶著幾分邪魅,那緊闔的眼瞼關住的是一雙堪比琉璃璀璨的眸子,即使是閃著算計光芒亦能讓人甘愿淪陷其中,鼻梁微挺讓他冷酷起來帶有以身俱來的傲氣,雙唇薄削,緊緊抿著,歡情之后淡淡的紅腫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他很美。媚雨由衷贊道,雖然以美來形容玄封,形容這冷酷無情的幻使,如今的蝶門門主一點也不合宜,但是他的俊美的確世間少見。關上那雙溢滿狡黠的琉璃之眸,撤去那股冷厲,閉上眼安然入睡的他更似一個傾城國色的美人兒。

 

 還記得她與他的初次相遇,她迷迷糊糊中就管他叫“姐姐”,把他氣得似乎不清吶。人終究是膚淺的動物,留念于他的絕色容顏,媚雨輕嘆,七年前那一夜,到底是誰為誰所惑,誰因誰沉淪……

 

 自那夜之后的幾年,他的確給了她很多,教會了她不少。是他讓她放下自刎的利刃,離開無望的幽冥;是他教會了她讀心識心術,讓她不再懼怕與人勾心斗角;是他教會了她撥琴弄簫,讓她不再是一只空有美色的花瓶;亦是他教授她催眠術,讓她將它與媚術貫通,增加了她在訣英會取勝的籌碼;還是他夜夜與她廝纏,讓她慢慢貪享他帶給她的那種特別愉悅,直至沉淪……

 

 身體沉淪后心也跟著迅速沉淪,但沉淪之后是鮮血淋漓的絕望,而她卻只能畏縮地將心封閉。無心無情將會無傷無哀。

 

 “我喜歡的只是她的身體”……時隔多年,他那句無情的話仍舊像一把刀每一個字都將她的心割裂,在每一次歡愛后那樣的痛不管被埋藏多深,都會迅速轉化為哀在她的眸中流露,特別是當他饗足后離開她的身體時,那種痛更是刻骨剜心。

 

 “你的身體的確可以讓我安靜下來。”原來時到今日,她在他心里的意義仍舊是那樣……只是一件玩物。所以那天他才會毫無憐惜地踐踏她。

 

 媚雨自嘲地笑著,淚不知不覺地爬滿絕艷容顏,將嫵媚染上妖冶。

 

 “媚兒?”玄封的呼喚讓媚雨將身背過,她不愿再讓他看見自己的狼狽,早在他絕情地讓她去誘惑其他男人,眼睜睜地看著她與他人共享良宵時她就倔傲地想保存骨子里僅剩的一點傲氣。

 

 玄封將她緊緊摟回懷抱,其實他一點也沒睡,他藏了一肚子的話要跟她說卻不知從何說起,煩躁地睜開眼卻見她再次在他懷里哭泣,心再次嘗到疼痛。“媚兒,你怪我嗎?”怪他這么多年來的冷酷無情,怪他一次次將她推向他人懷抱,拿她做餌。

   

文章來源:晉江文學城 編輯:霍惠芳
Tags:

推薦資訊

六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