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知道,在這輪專項巡視之前,2年的時間里,中央巡視組一共巡視了12家國企央企,其中還有8家,是2014年下半年的第三輪專項巡視的對象。" />

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商界 > 第一資訊 > 顫抖吧,龍頭國企!紀檢組“全覆蓋”

顫抖吧,龍頭國企!紀檢組“全覆蓋”

2015-02-13 11:11:35 人點擊
導讀:針對國企的反腐大幕已經拉開,不是一句并無憑據的話。說實話,今天看到“巡視26家央企”的新聞時,小編第一反應就是:我去,這么多?
要知道,在這輪專項巡視之前,2年的時間里,中央巡視組一共巡視了12家國企央企,其中還有8家,是2014年下半年的第三輪專項巡視的對象。

(作者:司徒格子 公子無忌)北京這個干燥的冬季,曾鬧過一個不大不小的笑話。一個月前的某一天,有人在朋友圈和微博上驚呼,終于下第一場雪了。于是一時間所有人都開始興奮,這個話題迅速地沖上了熱門話題榜……直到打開窗戶,絕大多數人才發現,沒有雪。

據說這被定義做一場“有互聯網精神”的雪——所有人都聽說過,就是沒人見過。

這一周來臨之前,許多人對于“國企反腐”這個話題,恐怕也是這么認為的。話題雖好,但一直流于傳說與想象,以及零星落下的雪(lao)花(hu)中。可是,這次老王真的來了。

 

   [CropImg]640.webp.jpg

  1對象
 
  針對國企的反腐大幕已經拉開,不是一句并無憑據的話。說實話,今天看到“巡視26家央企”的新聞時,小編第一反應就是:我去,這么多?要知道,在這輪專項巡視之前,2年的時間里,中央巡視組一共巡視了12家國企央企,其中還有8家,是2014年下半年的第三輪專項巡視的對象。
  換句話說,針對國企央企,中央巡視的數量,是從4到8,再到26。而這個“4”中,只有中儲糧和三峽集團是常規巡視的對象,另外的中糧和一汽則成為首批“專項巡視”的試驗田;其后的8家和26家,則成為專項巡視的重點。
  如果說數量上的大幅遞增體現的是戰略上的重視,那么巡視對象的挑選,則顯出戰術上的安排。就像中紀委向中央和國家機關進行派駐紀檢組“全覆蓋”時首先選擇的是中辦、國辦等要害部門一樣,針對國企的反腐大幕拉開之時,也總要先從看上去最難下手的地方開始。正所謂,“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粗淺分一下這些國企的類別,便能看出這一點。
  能源領域,是專項巡視最重點照顧的領域——在已經和即將巡視的央企中,石油領域包含了中石化、中石油、中海油“三桶油”,還加上了涉獵石油的中化集團;電力領域涵蓋面則更廣,既有核電三巨頭,也有華電、神華、華能、國家電網、國電集團、南方電網、東方電氣、大唐、電力投資,如果加上之前的三峽,電力領域被巡視的骨干央企將達到13家之多;通信領域,聯通、電信、移動一個都不能少;交通運輸領域,則有南航、中船、中海運、中船重工、遠洋;還可以加上汽車領域的一汽和東風,達到7家;礦產、鋼鐵方面,是中國最負盛名的五礦、寶鋼和武鋼;之后,還有建筑領域的中建、電科領域的中國電科、中國電子信息集團,以及機械裝備領域的中國機械和中國通用技術。
  看暈了不要緊,你只要記住一句話:巡視的每一家企業,基本都是世界500強,也基本都是該行業中的龍頭老大。
  還有一句話需要記住:這些行業,都是我們中學政治就學過的,“關系國計民生的重點行業和領域”。換句話說,央企、國企的作用,在這些企業身上體現最為明顯。也因為身軀龐大、利益豐厚,所以,其中的問題也可以想象。
 
  2措辭
 
  對國企動手,中紀委表現出了兩股狠勁。一股是數字上的,即使今天表述的26家,也只是個開始;一股是措辭上的,即使已經是第五輪巡視,中央巡視組造的詞依然能上頭條。
  何也?夠狠。
  在2014年最后一輪巡視之前,中央組織過的四輪巡視中,只去過四家國企,分別是中儲糧、三峽集團、中糧集團和一汽集團。如果你仔細讀新聞,還會發現其中有兩家是同一個巡視組長完成的。然后數字迅速在2014年底的這次巡視中增加為8個,盡管有幾家部委陪襯,但是矛頭已經明顯指向央企。尤其是巡視反饋意見情況一公布,狠話之多,點燃了觀者的興奮度。
  但是誰也不會想到,2015年的第一輪巡視對央企來說如此突然。昨天公布完了去年的情況,今天就宣布對26家央企進行巡視,并且直截了當地表示,“今年完成對中管國有重要骨干企業和金融企業巡視全覆蓋”。比起范圍上的擴大,措辭上的嚴厲更能說明態度。
  比如最近公布的巡視反饋情況中,你很容易找到一些平時沒法用的詞,比如“吃里扒外”“損公肥私”“謀取黑金”“利益輸送黑洞”“權力庇佑”“靠船吃船”“靠山吃山”……這可不是報章文字,而是實實在在的巡視意見,這些詞出來引發的可不是罵戰或者辯論,而是指向具體的問題。一個詞背后,可能就是觀者難以想象的腐敗。
  今天中紀委的會議,同樣狠話連篇。“有的企業黨委負責人不履行黨要管黨、從嚴治黨職責,黨組織沒能發揮戰斗堡壘作用。違反政治紀律、政治規矩,通過利益輸送謀求個人升遷,選人用人問題突出,企業內部存在買官賣官、搞團團伙伙。利用手中權力在資產資源交易中貴買賤賣,采購招投標違規謀利,家屬子女靠山吃山、謀取私利。有的國企負責人對中央八項規定精神置若罔聞,‘四風’問題禁而不絕。”
  因為是會議新聞稿,所以不得而知哪些是王岐山本人的原話。不過,也許不是巧合的是,今天國資委主任張毅在《中國紀檢監察報》上發表了署名文章,專門談了央企負責人反腐敗的話題。這可都是原話。“我們有些分設的領導班子,開黨政聯席會一般是董事長主持,有的黨委書記是不是都沒有主持過?董事長主持這個會,叫行政會,也叫黨委會,恐怕這個要改一改,要不然黨委書記怎么負這個第一責任?有的企業黨委書記太客氣了,沒有責任追究稀里糊涂的。中央企業今年就要問責一批,抓典型。我希望誰也別當這個典型,趕快把主體責任、監督責任負起來。中央都講到這個程度了,我們還不落實,還等什么?!”
  您說今兒個題目,還真不是在夸大其詞。
  
      3老虎
 
  一個非常自然的問題是,這么大的巡視力度,國企會有老虎落馬嗎?聽說過一個故事,在培訓肯德基營業員的時候,不能讓他們說,先生您要加個煎蛋嗎?而應該問,先生您是想加一個煎蛋,還是一對烤翅?問是否會有人落馬,顯然沒有找到問題的核心。本屆中央巡視組出手,還從未從哪個單位空手而歸過,何況2015年的首輪巡視全部去央企,如果被巡視單位都清白到了這種程度,何須巡視?
  只是需要注意的是,中央巡視組并不完全等同于欽差大臣,當場發飆,狗頭鍘伺候。那是電視劇里的場景。在現實世界中,中央巡視組發現問題并移交問題,在合乎法律規定的程序中,完成自身應有的使命。
  根據過去的經驗,中央巡視組離開大概兩三個月后,被巡視單位接二連三的新聞就會“搶頭條”,有時候擋都擋不住。這么說吧,僅2014年全國就有超過70名國企高管落馬。而剛剛宣布完的上輪巡視反饋情況中,幾乎每一次都會在最后加上這么一句,“巡視組還收到反映一些領導干部的問題線索,已按有關規定轉中央紀委、中央組織部及有關部門處理”。你猜,惜字如金的巡視組,為什么偏偏都選擇這一句?
  事實已經非常明確。關聯交易、利益輸送、靠山吃山、旋轉門,甚至“鏈條式腐敗”,已經成為中央巡視組視野中,國企無法回避的問題。
  這里還需要談談巡視組。作為一群“找老虎的人”,他們也頗為不易。中國的巡視制度正在完善過程中,這群吃螃蟹的人,面臨著多重的考驗。比如從過去的常規巡視轉化到專項巡視,再從專項巡視到這次的“一托二”,也就是一個組巡視兩家企業。內部渠道得知一位巡視組領導,工作真的是兢兢業業。每次有巡視任務,干脆就是消失很長一段時間。巡視組忍受著常人難以想象的壓力,也獲得了之前難以預料的效果。即使經過了5輪巡視,中央巡視組還是分分鐘能“上頭條”,這絕對不是敷衍了事能達到的效果。
  換個角度想,巡視對象數量增加一倍的情況下,巡視組數量仍是13個,還要扛起更多的任務,這本身不也代表了極大的信任?
  
    4大幕
 
  最近聆聽了一位高層領導的內部講話。印象最深的,是他提到了一部電視劇——《北平無戰事》。他怎么說?“國民黨的失敗,最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腐敗,失去了民心。”
  國企、央企是國民經濟的領導力量,占有的資源多、利益巨,貢獻也大。把一句流行語稍加改變的話,就是“你能經得起多少檢驗,才能配得上多少贊美”。
  上面已經分析過國企中存在的共性問題。這些問題,說實話,上層有,總部有,領導有,下層、地方、分公司也一樣有。上梁不正下梁歪,往往越往下,也愈演愈烈。
  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病來如山倒,病去亦如抽絲。人類社會,總是一撥又一撥的人構成,問題也有延續性和頑固性。即使如腐敗,亦是有人類即有的現象。放眼海內外歷史與現實,從上溯秦漢的賣官鬻爵,到大洋彼岸華爾街曾經的金融腐敗;上至王公貴族,下至村鎮小吏,無不出現過、或者現在依然存在著腐敗。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人們在類似的條件下,也常不自覺地作出類似的舉動。說實話,這不正常,但,“難免”。
  按照自由主義經濟學的說法,人都是趨利的。當利益可以通過更加“簡便”、也更加“排他”的手段獲取時,如考場作弊般的腐敗現象就會滋生。
  但現代社會的進步性就在于,要通過法治、制度的手段遏制這種現象。問題的解決,要從發現問題、暴露問題始。抓人只是手段,治本才是目的。
 
文章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編輯:Water
Tags:

相關資訊

六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