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論文 > 文藝論文 > 論意大利人文主義者的愛國思想

論意大利人文主義者的愛國思想

2015-02-15 21:28:31 人點擊
導讀:14——16世紀從意大利開始的歐洲文藝復興運動,是歐洲文化和思想發展的一個重要時期,是新興資產階級反對封建統治,反對教會神權的一場偉大斗爭。它不僅喚起了人的覺醒,而且也喚起了民族的覺醒。民族意識和國家觀念構成了近代意義上的愛國主義思想。在歐洲即將進入近代歷史時,愛國主義思想和人文主義思潮是一對孿生子,并成為近代歷史的思想先導。

關鍵詞:意大利 愛國思想 人文主義

14世紀以前的意大利王國根本就不能成為一個獨立的統一的王國。自9世紀以來,意大利就處于四分五裂的狀態中,沒有統一的中央集權政治,各地區間也缺乏經濟聯系;并且,還長期遭受到外國入侵和統治。以德國為例,從951年德皇奧托一世首次入侵開始,到1250年霍考斯陶芬王朝垮臺前夕,德國封建主共入侵意大利43次,平均不到七年一次,每次都是燒殺擄掠。這些外國侵略與統治更加劇了意大利的分裂,到文藝復興運動前,意大利半島上除威尼斯、熱那亞、佛羅倫薩三個城市共和國外,還有羅馬教會領地、維羅納領地、皮埃蒙特公國等等。

在這種分裂割據統治下的意大利人民,只知自己是西西里人、佛羅倫薩人或托斯坎尼人,而不自知為意大利人。處于莊園經濟束縛下的廣大農奴和處于農村公社禁梏下的廣大半自由農民,他們的存在就只有和上帝、基督的關系,向領主服役、納貢的關系,也不知在莊之以外、公之以外,尚有一個廣闊的共同的國家和民族。大大小小的封建領主,一般只關心自己狹隘統治地區的利益,只醉心于爭權奪利;城市里的市民階級,如地中海旁邊的熱那亞、威尼斯、佛羅倫薩等城市共和國里的市民,只關心本階級的商業利益,因此,對于意大利國家的安全與民族的統一,他們是無動于衷的。至于廣大地區的精神統治者天主教會,那些大主教、主教、修道院士,他們期望的是“天上王國”的降臨,根本蔑視地上的王國,他們都是古代的“世界主義”者。

14世紀以前的意大利,就處在神所賜予的蒙昧統治和封建割據勢力的統治之中。長夜漫漫的意大利大地上多么迫切地需要黎明前的一聲雞鳴啊。這一聲雞鳴,不僅要喚起人的覺醒,也要喚起國家民族的覺醒。

喚起雙重覺醒的是意大利的人文主義者。意大利是長期處在羅馬教皇國和天主教會的反動勢力干擾和統治下的國家,各城市之間內戰頻繁,國內政局動蕩不息,人民處于水深火熱之中。人文主義者目睹現狀,憂心如焚,他們“迫切要求恢復意大利過去的光榮”,強烈要求國家統一,反對分裂,反對外來干涉,主張維護民族獨立。

列寧說過:“愛國主義就是千百年來鞏固起來的對自己祖國的一種最深厚的感情”。意大利的人文主義者,正是懷著這種熾熱的感情,在詩篇或作品中,抒發了他們拳拳的愛國主義之情。被恩格斯稱為“中世紀的最后一位詩人,同時又是新時代的最初一位詩人”的但丁,不僅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先導,同時也是愛國主義思想的先驅。他不僅是歐洲文藝復興運動的先導,也是西歐第一個愛國主義思想的先驅。他把“誕生在愛國的公民之間”,看作是“安靜”和“美好”的事情,看作是“忠心”的寄托和“溫暖”的享樂,而把賣國求榮,背叛自己的人結結實實地凍在地獄的凍湖之中,以表示自己對這些背叛者的深惡痛絕。有著“人文主義之父”美名的“掛冠詩人”彼得拉克,感謝上蒼使他成為意大利人,在其名著《抒情詩集》中,他贊美祖國“我的祖國,/你所熱愛的我的故鄉”,抒發了他的愛國情感。他滿懷激憤,哀嘆多災多難的祖國“正在被莫名其妙的原因所引起的戰爭/和那不能抑制的糾紛,/如何殘酷地/折磨和煎熬”!這血和淚凝成的詩句,飽含著詩人憂國憂民的深情,他是如何迫切地希望上天的主宰“把您那帶給人間的慈愛/仍本著這種慈愛再降臨您所眷愛的國家”。意大利人文主義運動進入高潮后,當時最重要的人文主義者首推薩琉塔蒂,他長期擔任佛羅倫薩市政府的秘書長。他運用自己淵博的學識,用歷史的角度論述了“佛羅倫薩是意大利,甚至上是世界上最自由的城市”,以激勵市民的愛國熱情。瑞士十九世紀著名的文藝復興史學家布克哈特在其名著《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的文化》一書中,高度贊揚人文主義者的愛國熱情,說他們“愛鄉土的觀念大概比任何其他中世紀的人民更為強烈”。

正是以這種強烈的愛國主義為先導,人文主義者們在政治上反對封建主的割據分裂,要求統一祖國,主張實行強有力的君主專制。為此,文藝復興時代的“巨人”們奮筆疾書,譴責封建割據的分裂局面,以赤子之心表達了統一意大利祖國的崇高理想。例如但丁,其不朽名著《神曲》的創作動因就是為了揭露黑暗、鞭斥罪惡、頌揚光明、喚醒人心,切實給意大利人民在政治上、道德上指出了一條統一和復興的道路,從而使祖國得救人類得救。在其詩篇中,猛烈地抨擊封建統治階級的殘暴與專橫,很明顯地用森林象征中世紀的黑暗;豹、獅、狼象征當時社會上的惡勢力。他說“意大利所有城市中到處都是暴君”,他們彼此對立,同室操戈,自相殘殺,無時無刻不處于戰爭狀態,由于他們引起的黨派斗爭使意大利成為“暴風雨中沒有舵手的孤舟”,使意大利“境內沒有一塊干凈的和平土地”,以至弄到民不聊生、國家四分五裂的地步。他對這些封建暴君恨之入骨,把他們打入“地獄”之中去受刑。

反對分裂,統一意大利,建立強大王權的思想,在近代資產階級政治學說和國家學說的鼻祖馬基雅維利身上表現得最為突出。他曾負責佛羅倫薩共和國的防務和外交事宜,多次出使法國,親眼看到這個統一于強大王權之下的國家的興旺,并痛感自己所代表的佛羅倫薩在這里被蔑稱作“烏有先生”的侮辱。他深深地認識到,一個國家不象法國、西班牙那樣統一在一個政府之下,就不會有幸福和安寧。為此,他提出“國家至上論”主張建立君主專制中央集權國家,被西方學者譽為“政治學之父”。為了探索這一在當時具有偉大進步意義的救國道路,他孜孜不倦地勤奮寫作。他寫《佛羅倫薩史》是為了“從歷史角度進行總結,從而探求振興祖國的道路”。在此書中,他揭露了這個城市共和國最后幾十年中難忘的戲劇性事件。指出由于城市里的統治者因豪華生活而覆滅有如“最后之審判”,嚴厲譴責暴君(寡頭)政治給予國家民族的巨大災難。他在書中集中地論證:意大利若要結束內部無休止的陰謀和紛爭,以及統治者私人之間的敵對和爭斗,只有建立一個統一的中央集權國家。他寫《李維歷史注疏》、《兵法七卷》、《羅馬史論》等書也是始終圍繞著意大利統一這個最高目標來闡發的。為了這個目的,他奮斗了一生,直至“他晚年所抱的唯一理想是意大利的統一”。(11)布克哈特贊揚他“確是一個不折不扣的愛國者……國家的興隆是他的想望”。

從人文主義者的這些主張中,我們不難看出:反對分裂割據,主張祖國統一,要求建立強大的君主專制,是文藝復興時期的“巨人”們關于愛國思想的主要內容。他們都希望建立統一的,有強大專制王權的國家。

而要建立真正強大的君主政權,這個國家還必須是擺脫外族控制,實行民族獨立的。這是意大利人文主義者愛國主義思想的又一內容。正像渴望祖國統一一樣,他們渴望著祖國的自由,民族的獨立。

人文主義者中的許多人以筆為武器,無情地鞭撻侵略者的罪行,歌頌為獨立而戰的民族英雄。被稱為“近代現實主義雕刻的奠基人”(12)的多納太羅,在他的作品《圣喬治》中,塑造了一個隨時準備用自己的生命去保衛祖國的少年愛國者的英雄形象。雕刻家、畫家、建筑師和詩人米開蘭基羅也是一個富于革命熱情的愛國者。他期望著出現一個理想的英雄來拯救他的災難深重的祖國。這種思想境界深刻地反映在他的藝術創作中。在他的作品中,無論是雕刻還是繪畫中的人物形象,都有巨人般的體魄,堅強的意志;都充滿了英雄的戰斗精神和無窮無盡的宏偉力量;表達了意大利人民渴望祖國統一的美好志向。在石雕《大衛》的創作過程中,他突出了大衛的傳統形象,把他表現為一個青年巨人,兩眼注視著前方,意志和力量高度集中,準備為保衛祖國而戰斗。佛羅倫薩從《大衛》身上看到了為掌權者樹立的榜樣,他們應該像古代傳說中的英雄人物那樣勇敢地保衛祖國。《摩西》雕像也是米開蘭基羅最著名的代表作之一。摩西是《圣經》故事中古代猶太人的領袖和立法者,這是一種理想化了的英雄人物。雕刻家把摩西塑造成半神(頭上有兩只象征“神”的角)半人的英雄形象,具有嫉惡如仇、無比英勇和頑強堅定的神態。它體現了雕刻家對祖國和人民的苦難的關懷和他對能挽救時代的英雄人物的渴望。在《最后的審判》這幅巨型杰作中,米開朗基羅“借用這個宗教題材,強烈地反映了當時失去自由和獨立而陷于不安,絕望,恐怖和狂亂的意大利的精神狀態。”(13)他從但丁的《神曲》中得到啟示,把當時受異族侵略而維護祖國獨立的英雄人物,稱為善人,讓他們升入天國,而把出賣民族利益的叛徒,視為惡人,把他們一個個打入地獄。這反映了藝術家鮮明的愛國主義立場,這也是《最后的審判》所表現的深刻的思想內容。

達·芬奇的《最后的晚餐》長期以來一直受到世界各國人民的贊賞和重視。這幅舉世聞名的杰作取材于《圣經》中猶大出賣耶穌的傳說故事。與同類作品相比,達·芬奇打破了15世紀以來的清規戒律,不再把叛徒猶大和眾門徒分開,而把他放在眾人之中,甚至讓他靠近耶穌就餐,從而深化了主題。連耶穌最親近的人都叛變了,說明人心深不可測,同時還說明金錢是怎樣腐蝕人的靈魂,猶大為了30枚銀幣,竟出賣了自己的老師,出賣了自己的靈魂。這一點反映了當時意大利人民在反侵略斗爭中,需要精誠團結,共同對敵,極端痛恨賣國行徑。因此,這幅杰作直到今天還具有巨大的現實意義。

人文主義者不僅用自己的作品來激發人們的愛國情感和對侵略者的民族仇恨,更有人以鮮血和生命投入到保衛祖國獨立,抗擊侵略者的戰斗行列中。但丁青年時期便是一個為意大利、佛羅倫薩的獨立自由而斗爭的愛國主義者。13世紀后半期,羅馬教廷為了維護在整個意大利的最高權力,先后把意大利王國授予任何一個愿意前來征服這個半島的人,于是,德國、法國、西班牙、奧地利某些家族的勢力便進入意大利半島,各自劃分勢力范圍又互相爭奪更大的權益,這更加深了意大利的分裂和混亂。1301年,教皇卜尼法斯八世指使法國軍隊進入佛羅倫薩城。當任共和國最高官吏的但丁,由于堅決反對教皇干涉市政,被異族統治者免除了執政官的職務,并把他終身流放。此后,但丁周游意大利維羅那、波侖亞、阿雷佐等各邦,企圖說服封建割據諸侯,共同來驅逐外國侵略勢力,統一振興意大利祖國。流浪異鄉的但丁,憂國優民,終生不忘祖國,一直為后人所傳頌。

“隨著封建秩序的恢復,城市文化的衰落,一些人文主義者先進的政治思想家和藝術家們也參加反對暴政的斗爭。”(14)如米開朗基羅,他不僅用自己的畫去鼓勵人民反對侵略者,而且拿起武器忠實地履行了自己對祖國的職責,成為保衛共和國的忠誠衛士。1529年羅馬教皇背信棄義和德皇查理五世勾結,聯合圍攻佛羅倫薩城。作為佛羅倫薩共和國的城防司令官,他以滿腔熱血,和軍民們并肩作戰,抱著與共和國共存亡的決心,堅守城池達11個月之久。再如早期空想社會主義先驅者的代表人物之一康帕內拉,曾組織反對西班牙侵略者的起義,事泄被捕,受監禁達33年之久,從一個監獄到另一個監獄,坐過50個牢房,并受到種種非人的虐待和殘酷的拷打,但為了民族的解放和國家的獨立,他堅強不屈,一直斗爭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人文主義者的實際行動告訴我們,為了祖國的獨立和民族的尊嚴,他們一直在不屈不撓地奮斗著。

為了祖國的獨立,民族的尊嚴,人文主義者與異族侵略者進行了艱苦卓絕的斗爭。而要獲得徹底的民族獨立,他們還必須使自己的祖國擺脫天主教會的束縛和羅馬教皇的控制。以羅馬教皇為首的天主教會,不僅對人民進行思想統治,還從政治上壓迫、從經濟上剝削各國人民。各國的君主也在教權高于俗權的說教下受到教皇的控制。因而要徹底實行民族獨立,就必須反對天主教會。正是從反教會這一目的出發,人文主義者高高舉起了“政教分離”、“政治和宗教平等”的思想大旗。這又構成了文藝復興時期意大利人文主義者愛國主義思想的又一內容。但丁在《神曲》中就已表現出了他堅決反對教皇掌握世俗權力,極力否定神權統治和教會至上的觀點。他把許多死去的教皇放進地獄,并給當時活著的教皇卜尼法斯八世在地獄的第六層火窟里預留了一個位置。他說正是由于教皇和僧侶們是一伙“比豬還不如的人們”,所以才出現了一個“野蠻無恥的時代”。

薄伽丘的言論和著作,對天主教會的邪惡和丑行的揭露更為無情而辛辣。如他在《十日談》中便對它進行猛烈抨擊。一個死活也不愿皈依基督教的猶太人,從羅馬游歷回來,主動改信了基督教。不了解內情的人以為他在羅馬發現了這個宗教組織的圣潔、偉大,實際情況恰恰相反。他皈依這個宗教的理由卻正如他自己所說的,他看到不管那些穿著袈裟的壞蛋“怎樣拼命地想把基督教推翻,它可還是屹然不動……這使我認為一定有神靈在給它做支柱和基石。”故事簡短幽默,但確能使基督教的最高權力威信掃地。(15

在《帝制論》中,但丁把他的觀點進一步升華為政教分離的思想,甚至認為皇帝的權力應高于教皇的權力,向神權進行了英勇的挑戰。他把教會和國家比喻為兩個太陽,認為一個太陽照耀精神世界,一個太陽則照耀人間塵世,從而否認了教權高于俗權,教皇高于皇帝的教會至上的信條。他甚至指責羅馬教會“由于集兩種權力于一身而跌入泥潭,玷污了自身和擔負的職權”。(16

馬基雅維利早在他的《佛羅倫薩史》中就指出,“教皇的統治是意大利分裂衰敗的總根源。”他說“教廷使意大利充滿動亂,它在意大利只是一個中等諸侯,既無力統一意大利,又不允許意大利出現一個強大的世俗君主”;“教會使我們國家四分五裂,現在仍讓它四分五裂,”是“教會弄得世界民窮財盡”,民族國家要堅決擺脫天主教會的支配。他主張,“一個國家……只能服從一個共和國或君主政府的管轄。”他呼吁,必須給君主以無限的權力,采取戰爭手段推翻西班牙等外族對意大利的統治,消滅封建貴族和羅馬教會的勢力,建立世俗的統一的意大利政府。

被稱為歷史批評之父而當之無愧的瓦拉,在仔細研究了一些公認的文獻的文體以后,向它們的權威性提出挑戰。他證明著名的《君士坦丁堡的奉獻》這份曾被認為是西方最高的靈性和最高的世俗權力君士坦丁堡皇帝給教皇的奉獻是一篇偽造的文件,因而摧毀了教皇權力的一個主要基礎。

而為真理而吶喊,為科學而獻身的布魯諾,到處熱情宣傳唯物主義和無神論思想,把哥白尼的太陽中心說傳遍整個歐洲,大大否定了教會的宇宙觀——地心說,而且,他還提出了宇宙無限性和統一性的新理論。因此他被譽為反教會、反經院哲學的不屈戰士和捍衛真理的殉道者。在他英勇就義之前,他滿懷信心莊嚴地宣布道:“黑暗即將過去,黎明即將來臨,真理終將戰勝邪惡!”這句震撼人心的宣言使羅馬教廷無不心驚膽寒。過了289年之后,羅馬宗教法庭不得不宣布為布魯諾平反,這對羅馬教廷來說真是一個莫大的諷刺。

人文主義者同反動勢力堅持了長期的斗爭,在他們的不懈奮斗下,“教會的精神獨裁被摧毀了”,(17)打破了歐洲思想在封建高壓下萬馬齊喑的局面,文藝復興代表著近代資產階級世界曙光初露的黎明,它對推動反封建的革命斗爭起積極的作用。

綜觀意大利文藝復興時期人文主義者的愛國思想,不難看出,他們以愛國主義為先導而提出的國家觀,包括兩個方面的內:一方面是對準封建制的,他們反對分裂,反對諸侯割據稱,反對封建教會;另一方面它又是面向資本主義的,他們主張祖國統一,主張民族獨立,主張在王權的保護下發展資本主義,壯大資產階級的力量。

但是,從14世紀——16世紀意大利文藝復興運動生成起來的愛國主義之花,由于羅馬教會和教皇世俗權力的嚴酷統治,由于15——16世紀意大利各城市共和國如威尼斯、熱那亞等資本主義生長發展遭到夭折;由于當時未能形成一個革命的群眾運動,因而沒在意大利結出豐碩之果,但他那閃耀著清醒的意大利民族意識和要求意大利國家統一的愛國思想的光輝,鮮明而又高昂地反映出一個民族精神的覺醒。

到了19世紀,意大利人民開始真正地覺醒了!他們開始把自己看成是意大利人而不是塔斯坎尼人或彼蒙特人,一種民族自尊的輪廓開始形成,終于使成千上萬的屬于各階層的意大利人,參加了以民族獨立或民族自由為宗旨的秘密會社。在高舉民族解放旗幟的“青年意大利”黨的推動下,1833年的熱薩阿起義和1834年的薩伏依起義,“最大限度地喚醒了意大利民族獨立、民主自由意識”,(18)從而導致了1860年西西里農民起義,狠狠打擊了西班牙波旁王朝對南意大利的統治,為意大利“民族之父”加里波第民族統一大業奠下了堅實的基礎。正是加里波第及其所率的“千人紅衫志愿軍”與農民起義軍一道轉戰南北意大利,三進羅馬城,剝奪了教皇的世俗權力,最終完成了意大利的統一和獨立。

意大利愛國主義的民主民族運動,經歷了三百多年才獲得勝利。意大利人民不能不緬懷他們的前輩但丁、彼特拉克、馬基雅維利等人文主義者愛國主義思想的啟蒙,正是他們不僅喚起了人民的覺醒,也喚起了意大利國家民族意識的覺醒。

主要參考文獻

挺之、徐波:《世界史》。
②③《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1卷,第249頁。
彼特拉克:《書信集》第1卷,第574頁。
⑤⑦鄭如霖:《文藝復興時期名家著作選譯十九篇》。
鄭如霖:《論意大利文藝復興運動》。
丹尼士·赫《意大利文藝復興及其歷史背景》。
馬基雅維利:《佛羅倫薩史》。
轉引自張執中:《馬基雅維里的政治思想》。
11)柏恩斯、拉爾夫:《世界文明史》,第二卷。
12)(13)吳澤義等:《文藝復興時代的巨人》。
14)鄭如霖《略論佛羅倫薩資本主義發展的曲折道路》。
15)(16)轉引自《歐美文學簡編》。
17)《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第445頁。
18)趙克毅、辛益《意大利統一史》。
 
作者:吳碧珠(1972年——),女,歷史講師,教育碩士。研究方向:歷史教學教研。

 

文章來源:千客論文 編輯:qianke.cc
Tags:

相關資訊

推薦資訊

六合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