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點導航 | 千客雜志 | 我要投稿 | | RSS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國際 > 國際時訊 > “黑金”:黑社會“綁架”臺灣政治

“黑金”:黑社會“綁架”臺灣政治

2015-02-13 12:13:57 人點擊
導讀:據臺灣“中央社”報道,臺灣高雄大寮監獄11日下午發生6名犯人挾持管理員事件,竹聯幫尊堂堂主鄭立德等6名受刑人11日串通謊稱生病,打傷管理員后挾持3人,12日早晨5時50分左右,在向媒體表達了訴求之后,6名嫌犯分兩批飲彈自盡,遭挾持的典獄長安全獲釋。臺灣黑幫以這樣一種方式再度吸引了人們的注意。

數十年來,臺灣當局對黑幫進行了多次整肅行動,但很難根本解決這一問題。作為后威權社會的臺灣,本身是十分多元的社會,幫派體系作為亞社會形態,其存在本介于黑白之間,有灰度的色彩,也發揮著很微妙的社會作用,在某些情形下與那種專以作奸犯科為目標的好萊塢式的黑幫還是有很大區別,同時其也有源遠流長的歷史根源。

  臺灣黑幫獨特名詞:“本省掛”“外省掛”“縱貫線”

  臺灣黑社會組織的歷史,可以上溯到清朝的民間秘密會黨。1662年(清康熙元年),抗清將領鄭成功率軍驅逐了盤踞在臺灣島上的荷蘭殖民者,把寶島變成了反抗滿清統治的軍事堡壘。當時東南沿海地區活躍的秘密會黨“洪門”也借機發展到臺灣。洪門以“反清復明”為宗旨,尊鄭成功為“武宗”,以各種山堂為號,最早成立的是金臺山名遠堂。

  政局不穩,民間組織便得以發展壯大。雍正四年(1726年)端午,以蔡陰為首的十三人在諸羅(即今嘉義縣)結盟組成“父母會”,這是有史料記載最早的臺灣本土幫會。到1895年日本憑借《馬關條約》侵占臺灣,島上大大小小數以百計的幫派組織經歷了將近兩個世紀的野蠻生長,勢力已經遍及全島,其中洪門和青幫規模較大。日據時期,臺灣本土黑幫遭遇大規模整肅,日本黑社會勢力得以入臺扎根。所以直到今日,臺灣和日本的黑道人物都往來密切,甚至有些臺灣黑幫的組織機構就設在東京。日本人利用黑幫勢力鞏固殖民統治,一些地痞流氓組成的地方角頭勢力壯大起來,芳明館、牛埔幫、華山幫、七賢幫都屬此類。所謂“角頭”意指部落,最早是同族、同鄉聚居形成的團體,他們往往建造廟宇,以祭祀天公、媽祖、三太子等神靈的名義活動,并訓練壯丁組成武裝力量。

  如果說角頭代表了臺灣黑社會中的土豪宗親力量,那么到了1949年國民黨退居臺灣時,外來勢力則開始沖擊島內秩序。

  1945年抗戰勝利后,被日本殖民統治近半個世紀的臺灣回歸祖國。但是國民黨的接收成為“劫收”,尤其是1946年的“二二八”事件,激化了本省人與外省人的矛盾。至1949年蔣氏敗退臺灣,帶去了大批的黨政軍人員,族群矛盾更為尖銳。在這一背景下,居住在眷村(臺灣軍公教人員居住地)的外省籍青少年遠離家園,遠離親朋,異常苦悶,打架斗毆成為他們的最佳發泄途徑。在省籍情結的誘因下,外省籍與本省籍青少年之間常發生沖突,甚至互拉幫派以對抗。于是上世紀五十年代開始,臺灣黑社會組織猶如“雨后春筍”般冒出。

  跟隨國民黨來臺的有大量軍官家眷子女,也有其他各個階層的平民百姓,還有一些本來就是大陸的幫會分子。他們大多住在眷村,在和原住民的沖突中慢慢結成團體。早期他們被叫做“阿山仔”,后來統稱“外省掛”,與這個詞相對應的臺灣原住民則成了“本省掛”。在臺灣警方的習慣用語中,外省掛叫幫派,本省掛是角頭。主要的外省掛有竹聯幫、四海幫、松聯幫、飛鷹幫等,其中很多都有國民黨軍方背景。

  除了外省掛和本省掛,還有一類人叫“縱貫線”。縱貫線本來是臺灣鐵路局對中部和西部貫穿全島的鐵路干線的稱呼,在黑幫話語里,卻指的是那些實力強大到不受地域和角頭幫派限制,黑白兩道都要另眼相看的大哥。近些年“縱貫線”這個詞被用濫了,變成凡是在縱貫線鐵路沿線地區活躍的黑幫老大,不論江湖地位高低,都自稱“縱貫線大哥”。

  臺灣有多少黑幫分子?準確數字很難統計,1996年6月,臺灣“警政署”首次公布各縣市黑社會幫派普查情況,臺灣幫派組織共計1000多個。最有名的有臺北的“竹聯幫”、“四海幫”、“牛埔幫”;臺中的“大湖幫”、“十三兄弟幫”,高雄的“七賢幫”、“西北幫”、“十二煞星幫”,桃園的“鐵鷹幫”等等。人數最多的分別是“竹聯幫”(600多人)、“四海幫”(500多人)、“天道盟”(400多人),但這只是警方“列管”的黑幫情況,實際的黑道人物達數萬人之多。在這么多幫派中,最負盛名的就是“竹聯幫”、“四海幫”、“天道盟”,被并稱為臺灣三大黑幫。

黑社會“綁架”臺灣政治 90年代1/3“立委”“議員”有黑底

  黑金政治是當代臺灣社會一個結構性的問題。從黑金政治形成的原因上看,戰后初期國民黨腐敗統治、掠奪式接收、省籍矛盾是當代臺灣黑金政治初步形成的主要因素;而威權統治時期,國民黨為了贏得選舉,“選舉執政至上”,與派系、財團、黑社會共處是當代臺灣黑金政治基本形成的主要因素;在威權體制轉化后,面對在野的民進黨等黨派的挑戰,國民黨政權危機意識加劇,為求選戰,加深對黑社會的依賴,同時,黑社會進一步介入政治,出現所謂“黑金共同體”。

  眾所周知,蔣氏政權與黑道的淵源頗深。蔣介石早年就曾拜上海青幫頭子黃金榮為師。1927年4月,借助黃金榮、杜月笙和張嘯林等青幫勢力在上海發動 “四一二政變”。長期以來,南京國民黨政府和青幫、洪門保持著“剪不斷、理還亂”的關系。 蔣氏政權敗退臺灣后,出于統治需要,對黑社會又打又拉,給黑社會的發展壯大以可乘之機。兩蔣時代,國民黨在臺灣實行高壓統治,特務政治是其政權運作的一個主要基礎,而在此種高壓統治下,以經濟利益為主要價值取向的黑社會,由于具有草根組織,同時具有秘密的作為能力,往往成為當局在采取某種秘密手段時很實用的“白手套”,而在黑社會本身,與當局的關系,不僅是獲取更大經濟利益的有效手段,同時也是繼續發展壯大的必要條件。所以,陳啟禮代表的新秘密幫會與臺灣當局的關系二者實際是互相滲透和利用的關系,各有自身的需要。

  王建民在《國民黨下臺內幕》一書中說,在蔣氏父子執政時期,盡管國民黨與黑社會勢力仍保持著密切關系,但黑道只是被利用的工具,被控制在可容許的范圍之內,不能公開合作,更不會讓其成為國民黨政權的一部分。而到了李登輝時代,為了實現國民黨的本土化,允許黑道勢力漂白,黑道勢力紛紛進入權力機構。李登輝還曾于1993年6月7日在“總統府”秘密會見中國洪門總會的12名山主,尋求支持。國民黨政權與黑道結盟的黑金政治逐漸形成。

  上世紀80年代后期,隨著解嚴后國民黨放開各級選舉,黑社會勢力逐漸與政治結盟,黑金政治成為臺灣民主的污點。通過賄選買票,幫派“漂白”滲入“立法院”及各級地方“議會”,在政壇影響力非常大,并在上世紀90年代達到高潮,出現“黑道治縣”與“黑道治臺”的局面。前竹聯幫大佬、現為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的張安樂也曾透露,臺灣選舉買票是個公開的秘密,必須有幫派的參與,“例如,(幫派)大佬給地方里長說,你給我拉1萬票,一票1000塊,我給你1000萬,一個大學教授也給里長1000萬,讓拉1萬票,最終會如何?里長可以給大學教授拉500票,教授難道還敢去告他?但是大佬就不行了,拿了人家的錢,敢不辦事?”

  李登輝執政是臺灣黑金政治大發展的時期。 在李登輝當政的12年里,臺灣政治商品化,“選舉”金錢化,黑社會大顯身手。臺灣黑金政治由此迅速發展并開始泛濫,李登輝,成為黑金政治的大后臺,以致被人稱為“黑金總統”、“黑金之父”。 根據臺 “刑事警察局”1996年發布的資料顯示,全臺灣1/3的 “立委”出身黑道,858名縣市“議員”中,237人有刑事前科,平均每3個縣市“議員”就有一個是有“黑底”的。由此看來,臺灣黑道介入政治的情況真是世界罕見。臺灣政壇高官跟黑道關系近到什么程度,從陳水扁老婆吳淑珍曾說過的話中也能體會幾分。當年陳水扁女兒出嫁,有媒體問,萬一“駙馬爺”欺負他女兒怎么辦?吳淑珍立馬放出狠話:“如果女婿對女兒不好,就找黑道把他砍手砍腳!”

  黑社會組織大佬及其親人的葬禮是觀測臺灣黑金政治的“萬花筒”。1996年,四海幫前幫主陳永和出殯時,治喪委員會就有186人,當時的“總統候選人”陳履安、民進黨前主席許信良等一干政要紛紛參加公祭。這場喪禮號稱花費1000余萬新臺幣。2003年3月24日,綽號“排骨”的黑幫頭目林順治在彰化為享年84歲的父親林東福舉行公祭儀式。陳水扁、李登輝、呂秀蓮、馬英九和謝長廷等人贈送的挽聯赫然在列。2003年7月16日,牛埔幫老大張乃富出殯,陳水扁和呂秀蓮贈送挽聯,“立法院長”王金平出任治喪委員會主任委員。

文章來源:qianke.cc 編輯:千客網
Tags:
六合特码